一岁一枯

一个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:即使再不喜欢冬天的人也不得不接受冬天里北风的肆虐。
就像再听高中时喜欢的纯音乐也再也找不回当时读书的那种感觉,钢琴声飘扬的夏日午后是清脆的,可能以fragile来形容是合适的。今天坐在窗前,读起齐同学送的书,文字无声无息的渗入了脑海,再也没有原来汹涌澎湃的感觉。打算近日回顾一下王小波的书,作为不算忠实的走狗之一,窃想着会不会有些不一样的感受。那时候读的是一往直前的王二和陈清扬,现在反而开始思考破鞋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,怪怪的。
下午出去打算出去走一走,看看市府东一街的银杏是不是挂着叶。说起来,市府东一街这个名字与西一路东一路比较起来没什么两样,却让我有种怪异的喜欢。
以上是早上出门的一些想法,称不上是思考,但是锈蚀的大脑努力运转的结果。
以及一成不变的不喜欢(甚至说是讨厌)每一个冬天,只有温暖的被窝是好的。
祝好。
12

本文链接:

https://97772.top/index.php/archives/157/
1 + 4 =
1 评论
    zshChrome 119OSX
    2023年11月29日 回复

    你为什么天天在博客开别人的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