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宁愿死在战壕里面,而不是在床上断气。

说来奇怪,年少轻狂时该是最不畏惧死亡的,于我却越活越倒退,现在反而没有那么抵触了。
gap year接近尾声,我却越发的感觉被关在了笼子里,身体是自由的,但精神却极度空虚,我发觉自己很渴,需要用交流来灌溉我龟裂的精神。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匆忙开启一段关系的原因,这很不好,但是我不想这么理性。她说她很理性,这很好,总不能两个人都是黏黏怪吧。像是满灌疗法,脱敏治疗一样,从开始就在关系中塞满了理性和距离,我很想跑掉,但是我知道越往后便越是如此,你侬我侬的时间只会少的就像11月的绿叶,多么美好但又多么不可及。
我就坐在桌子前,时间一秒一秒的从桌上流走,一切都走得这么慢,可唯独时间不一样。我希望吹风,我希望见到满月,我应该死在外面的路上,而不是望着天花板闭眼。我不喜欢拿流行歌曲做比喻,但这次无法避免。
那么懦弱却又那么向往外面。
晚安。

本文链接:

https://97772.top/index.php/archives/237/
1 + 1 =
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~